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 特色栏目 > 校园文学
干饭
发布时间:2022-01-10作者:无痕供稿:点击数:503

“大漠孤烟直,干饭不能迟。黄河入海流,干饭我最牛”“吾日三省吾身:早上吃什么、中午吃什么、晚上吃什么,去干饭的路上就连风都是甜的”“天大地大,干饭最大”“干饭人、干饭魂、干饭都是人上人”。最近火了一个词:干(gàn)饭!这“干”字得念四声的重音,是四川云南一带的方言,读一声是干(gān)饭,指干粮、米饭,相对于稀饭而言,暂且不表,今儿get一下干(gàn)饭。

传统意义上叫吃饭,这“吃”的学问可就大了去了,养生角度讲究细嚼慢咽,从习惯养成方面讲究餐桌礼仪,从求人办事出发讲究饭局,也不知从何时起,突兀空降下一个词“干(gàn)饭”,与饭干上了,是什么感觉?什么情况下干饭?扪心自问一下,您有没有干过饭,是什么体验?干(gàn)饭,啥意思来着?我个人理解,这个“干”是大干一场,也不论时间、也不看场合,吃得酣畅淋漓,吃得饕餮忘我、狼吞虎咽、大快朵颐、风卷残云……吃个痛痛快快快的那种感觉。干(gàn)饭!那得有点状态,那得抖擞精神,得与饭干上!吃得很积极、很狂野!这么说吧,不得留点动人的故事,不得刻下难忘的记忆,不得搞搞震,不得赢得猴赛雷的赞叹,那都算不上及格的干饭人。

我年少时就曾怒发冲冠地干(gàn)过饭,至今还有些印象。记得上小学四、五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村里的同族人盖房子,到了午饭点让我到邻村的集市上买一些急用的东西,等我回来餐桌上只剩下残羹剩炙,这气不打一处来!因为,农村人平时餐桌上也没啥吃的,都就是一些自家菜园种的蔬菜,但大凡盖房子、婚丧嫁娶之类的事,村里人都是大操大办,那伙食肯定是杠杠滴。我出门时闻到了猪肉炖粉条的香味,这回来就剩下一点儿菜汤。好家伙!到了饭点把我支出去干活,等我回来又不留菜,这心里是一万点的暴击,恼火透顶了!那就不管不顾,直接冲进厨房,双手提起铁汤罐(农村用来煮饭的,相当于现在的电饭煲),不拿筷子直接用饭勺了,挖一勺吃一口,边吃边怒火中烧地用饭勺指着正在宅基地上递砖砌墙的同族人,发飙道:你们不给我留菜,我就不给你们留饭,我把汤罐里的饭全吃完,让你们晚上没饭吃!那气势,就是干饭用盆!硬是赌气吃了完了一汤罐的米饭,惹得同族人哈哈大笑。这事在村里流传了好多年,前年与老家的二伯父聚餐时,他还能津津乐道地提起此事。

人到中年,上有老,下有小,平日里忙于工作,吃饭也就不太讲究,到了饭点儿到饭堂个点卯,应付应付、砸吧砸吧嘴,象征性的填填胃口,也很难有年少“怒发冲冠”的气势来干饭的故事了。待到有紧急任务,需要连续工作时,干饭是一种享受,干饭是一种工作约束,也是一种忘情地投入工作中的状态。单说这两年的疫情期间,经常是开会到饭点,十来分钟干完盒饭,有时一份不够,得再干一份,满足一下基本的体能充电模式,接着继续打满鸡血似的meeting!大会开完开小会,小会开完开个人会,走走停停看看校园溜一圈,接着又开反馈会……线上会、线下会、视频会、现场会、传达会、执行会、周例会、月例会、部门会、全体会、紧急会、临时会、会上有会,会下有会,会里有会,会外有会,会会有会,无穷匮也。生活和工作的艰辛苟且,一晃也快“奔五”中年人体会尤深,平淡从容之余,也早已习惯性地把情绪调成静音的模式,继续干饭,埋头干饭,热热闹闹地干饭,充满节奏地干饭。

学校食堂干饭场景最热闹是中午。从十一点持续到中午一点,热腾腾的饭菜,热腾腾的话题,既是美食享受,也是精神大餐。神聊的话题自由而又宽泛,没有任何约束,爱怎么聊就这么聊,家乡的美食、最近的股票、学校的发展、周边的房价、小到个人体检报告、兴趣爱好,大到国内新闻、国际时事,无所不包,应有尽有,但有疫情的这两年有些变化,有时只能打包回家,有时可以单向就坐用餐,近期疫情平稳些,学校的堂食又逐渐热闹了起来。

“下课铃声响,干饭闪电狼。”小学生干饭用嘴,中学生干饭靠腿!离下课还有五分钟就已蠢蠢欲动,靠近门边的同学,半条腿伸到了走廊上,弯腰曲腿,已做好了腾挪跨跃之势,犹如满弓待发的羽箭。老师们“下课”二字话音未落,早已按捺不住的吃货佼佼者们一展“飞毛腿”雄姿,腿长的学生已经闪电般消失在汹涌的人潮中,脚步声密如战鼓,喧嚣声响若巨浪,蔚为壮观的“干饭”好莱坞大片闪亮登场了。隐约看见前方有戴红袖章的值班教师,“夸父逐日”模式要马上切换成竞走模式,也有一不小心就跑到老师面前停不下来的“吃货”,就等着发挥文采忏悔吧,检讨得是千字文哪。

民以食为天,干饭须谨慎。星光大道的毕姥爷干饭忘乎所以,结果干饭翻了自己的大好前程。古人不输今人,中国历史上干饭鼻祖,应该属廉颇老将军吧。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史记记载,廉颇被免职后,跑到魏国,赵王想再用他,派人去看他的身体情况,廉颇之仇郭开贿赂使者,使者看到廉颇,廉颇为之一饭斗米,肉十斤,被甲上马,以示尚可用。赵使回来报告王说:“廉颇将军虽老,尚善饭,然与臣坐,顷之三遗矢矣。”赵王以为老,遂不用。由此看来,今日干饭不够狠,明日地位不够稳。写下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”诗句的李绅爱吃鸡舌汤,后来干一顿饭就要要杀三百只鸡。刘禹锡那首“高髻云鬟宫样妆,春风一曲杜韦娘。司空见惯浑闲事,断尽苏州刺史肠”侧面描写了时任司空的李绅的家宴干饭的排场,给了后世一个“司空见惯”的成语。历史上还有许多流传已久的干饭故事,如:最省心的干饭——杯酒释兵权;最霸气的干饭——煮酒论英雄;最坑人的干饭——群英会;最有杀气的干饭——鸿门宴;最鼓舞人心的干饭——东晋新亭会;最没素质的干饭——杜康美酒醉刘伶;最有诗意的干饭——饮中八仙长安酒会;最壮胆的干饭——醉打金枝;最无聊的干饭——贵妃醉酒;最豪华的干饭——乾隆千叟宴。

最臭名昭著的应该是慈禧干饭。慈禧干五十岁宴会上的饭,足足有一百二十多道菜品,还有唱戏戏台等等这些总共花了56万两白银。但是,这并不是她最奢侈的一次。1894年,也是慈禧六十岁这一年,清政府面临种种开支不足,她仍然坚持自己的寿宴应该大办。为了干好六十大寿的饭,不仅在朝廷上斥责了大臣,还把原本投入到的边防费用和铁路费用共600多万两白银挪为私用。之后还巧立名目把海军军费挪用来建颐和园,军队想要再买几艘军舰都没有钱,中日海战惨败的代价却要四万万国人一同承担。就应了那句话:“干啥啥不行,干饭第一名。”

北宋的丞相张齐贤,他的干饭能力那简直是骇人惊闻。欧阳修曾在《归田录》中出卖了张齐贤的饭量:“体质丰大,饮啖过人,尤嗜肥猪肉,每食数斤。”有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厨师搞了个恶作剧。某次,张齐贤请客吃饭,厨师照常做饭,但是他提前准备了一个空桶,张齐贤吃什么,厨师就往桶里倒什么,就连一杯酒都不放过。宴请结束,厨师就开始散布今日八卦:知州大人的一顿饭,一个大空桶都装不下!北宋有如此强悍的“干饭人”,南宋表示不服气:你们有张齐贤,我们有赵雄!这位赵雄是南宋孝宗时期的丞相,他也是出了名的能干饭。自古以来,就不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,这次恶搞的人不是厨师,而是大名鼎鼎的宋孝宗。他听说赵雄能干饭,于是想亲眼见识一下赵雄的饭量,他把赵雄叫去了:“赵卿啊,朕新得了一些新鲜的菓子,你与朕约个下午茶如何?”这官家请喝下午茶,还有拒绝的道理么?赵雄一口就答应了下来!但赵雄不知道,命运中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,他就去了偏殿,与宋孝宗喝起了下午茶,宋孝宗大概怕赵雄太能吃,打算先灌他个水饱。他命内侍端了酒上来,这个酒用玉海装着,一海酒大概是2000毫升左右,赵雄心想:这喝酒也能叫干饭?于是一饮而尽,连续喝了六七碗酒。孝宗有点惊愕,又命内侍端100个蒸饼上来:“赵卿,别客气,尽管吃。”赵雄就开始了他的表演,他专注地干饭,一口气吃了50个。赵雄是个有教养的人,他认为好东西要学会分享,他故意谦让:“官家,我吃一半的蒸饼就好了!”孝宗一脸的慷慨:“爱卿,你尽管吃,管够。”好的,官家,是你说的,尽管吃,于是赵雄毫不费力地将剩下的50个蒸饼也干掉了……孝宗看得目瞪口呆。这两位丞相的干饭能力是真的太强了!或许正是这样罕见的饭量才会让史家特意添上几笔,或许有所夸张,但作为普通人,还是命重要,毕竟不是谁都有条件当一个“干饭人”!

又是美好的一天,没有什么事是干一顿饭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就干两顿。

分享到:
返回首页